呼蘭河傳 [全新足本]

  • 點閱:21
  • 作者:
  • 出版年:2010[民99]
  • 出版社:風雲時代
  • 出版地:臺北市
  • 集叢名:文學大師-蕭紅精品集:1
  • ISBN:978-986-146-703-0 ; 986-146-703-3

蘭陽女中

可借 1

簡介

今年四月,第三次到香港,我是帶著幾分感傷的心情的。從我在重慶決定了要繞這麼一個圈子回上海的時候起,我的心懷總有點兒矛盾和抑悒,——我決定了這麼走,可又怕這麼走,我怕香港會引起我的一些回憶,而這些回憶我是願意忘卻的;不過,在忘卻之前,我又極願意再溫習一遍。在廣州先住了一個月,生活相當忙亂;因為忙亂,倒也壓住了懷舊之感;然而,想要溫習一遍然後忘卻的意念卻也始終不曾拋開,我打算到九龍太子道看一看我第一次寓居香港的房子,看一看我的女孩子那時喜歡約了女伴們去遊玩的蝴蝶谷,找一找我的男孩子那時專心致意收集來的一些美國出版的連環圖畫,也想看一看香港堅尼地道我第二次寓居香港時的房子,「一二‧八」香港戰爭爆發後我們「避難」的那家「跳舞學校」(在軒尼詩道),而特別想看一看的,是蕭紅的墳墓——在淺水灣。我把這些願望放在心裏,略有空閒,這些心願就來困擾我了,然而我始終提不起這份勇氣,還這些未了的心願,直到離開香港,九龍是沒有去,淺水灣也沒有去;我實在常常違反本心似的規避著,常常自己找些藉口來拖延,雖然我沒有說過我有這樣的打算,也沒有人催促我快還這些心願。二十多年來,我也頗經歷了一些人生的甜酸苦辣,如果有使我憤怒也不是,悲痛也不是,沉甸甸地老壓在心上、因而願意忘卻,但又不忍輕易忘卻的,莫過於太早的死和寂寞的死。為了追求真理而犧牲了童年的歡樂,為了要把自己造成一個對民族對社會有用的人而甘願苦苦地學習,可是正當學習完成的時候卻忽然死了,像一顆未出膛的槍彈,這比在戰鬥中倒下,給人以不知如何的感慨,似乎不是單純的悲痛或惋惜所可形容的。這種太早的死,曾經成為我的感情上的一種沉重負擔,我願意忘卻,但又不能且不忍輕易忘卻,因此我這次第三回到了香港想去再看一看蝴蝶谷這意念,也是無聊的;可資懷念的地方豈止這一處,即使去了,未必就能在那邊埋葬了悲哀。對於生活曾經寄以美好的希望但又屢次「幻滅」了的人,是寂寞的;對於自己的能力有自信,對於自己工作也有遠大的計畫,但是生活的苦酒卻又使她頗為悒悒不能振作,而又因此感到苦悶焦躁的人,當然會加倍的寂寞;這樣精神上寂寞的人一旦發覺了自己的生命之燈快將熄滅,因而一切都無從「補救」的時候,那她的寂寞的悲哀恐怕不是語言可以形容的。而這樣的寂寞的死,也成為我的感情上的一種沉重的負擔,我願意忘卻,而又不能且不忍輕易忘卻,因此我想去淺水灣看看而終於違反本心地屢次規避掉了。

章節

  • 《呼蘭河傳》序 茅盾(p.5)
  • 第一章(p.17)
  • 第二章(p.55)
  • 第三章(p.83)
  • 第四章(p.116)
  • 第五章(p.137)
  • 第六章(p.189)
  • 第七章(p.221)
  • 尾聲(p.254)

作者簡介

蕭紅(1911~1942)原名張乃瑩,筆名蕭紅、悄吟,1911年生於黑龍江省呼蘭縣一個地主家庭。1927年在哈爾濱就讀東省特別區立第一女子中學,接觸了五四以來的進步思想和中外文學,深受魯迅、茅盾和美國作家辛克萊作品的影響。為了逃避傳統婚姻的束縛,因而輾轉流離,而幾段不順利的感情,也深深地磨蝕了她的身心,年僅三十一歲就離開人世。蕭紅的作品風格獨特,多以女性特有的情感體驗,獨特的敘寫視角,細緻的入微觀察,來描寫身邊事物。《生死場》和《呼蘭河傳》為其代表作。

FB留言

同作者書籍